招賢納士網

如何恰當而有分寸地糾領導的錯:做一個“傻瓜”

發布于:06-18

   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中把自戀作為個體的原發性病癥,是人的發展根深蒂固的東西,也是獲取領導職位和權力背后的關鍵動力。一旦獲得這兩樣東西,自戀就會變得顯著。當自戀變得不可控,領導很可能退回到自己的世界,固執己見、目光短淺,不征求和采納別人的意見。


    領導力是對權力的運用,由權力所早就的權威常常會伴隨過分的驕傲和傲慢。這種狂妄自大是領導力中反復出現的主題。對于高高在上的領導,下屬除了言聽計從之外,一般很難勇敢發聲指出他身上的錯誤。童話《皇帝的新衣》中只有不諳世事的小孩才會說出真話。而古往今來,諫臣多是需要明君才能顯示自己的價值,但更多的是禍及自身,但如果不直言指出后果會更嚴重。
對于這種進退兩難的情況,如何讓領導注意到狂妄自大的危險信號,弗雷德曼《領導者、傻瓜和騙子》提出一個解決途徑:引入一種近似矛盾的角色——“傻圣”(傻瓜圣人)。


    《李爾王》中的弄臣,說話看似瘋言瘋語,事實上卻閃現出智慧的光芒,儼然是一個“聰明傻瓜”。弄臣的愚蠢行為實際上是一面李爾王自我映射的鏡子。他是李爾王的理智,說出李爾王不愿意承認的事實,當李爾王看清楚自己的昏聵和愚蠢后,他就消失了。


    在領導與下屬間,充當“傻圣”的人實際類似于小丑、宮廷弄臣等角色,在裝瘋賣傻的掩蓋之下,可以把別人不能說的話反復說,同時又通過一種戲謔的舉止,有效緩解因難聽的真話而導致的不愉快情景。

    所有領導者都需要一個愿意對他講真話的人,傻瓜圣人實際上運用的是自己的幽默才能來巧妙地表達真言,幽默的力量在于它既是武器也是盾牌。
幽默可以化作武器。借助幽默,傻瓜可以進入禁地,對領導進行諷刺,也為其他人的恐懼和焦慮找到出口。作為一個講真話的人,傻瓜圣人以插科打諢式的幽默方式來創造某種情感氛圍,提醒領導者權力是變化無常的。


    幽默為盾牌下,傻瓜圣人是現實的守護者,以一種自我矛盾的方式阻止愚蠢的行為,穩定和平衡領導者權力可能產生的破壞。傻瓜圣人扮演的角色是領導者與下屬之間的調停者,傳遞不能直接觀察到的深層信息,有意或無意的找出事情的基本意義。


    什么樣的人適合扮演傻瓜圣人角色。首先,組織內部即將退休或者是退休返聘的年長者。他們不參與崗位競爭,既不怕別人的威脅也不會對別人造成威脅,可以在領導容忍或是鼓勵下經常提一些出人意料、與眾不同甚或是令人不安的問題,試著讓他們從不同角度看問題。此外,外部的咨詢顧問和傻瓜的角色在很多問題上是天生一對,通過裝聾作啞和故意問一些幼稚的問題來促成改變。但問題是,報喜不報憂總是多數人的心理,有多少人愿意“犧牲”正常,甘為組織的傻瓜英雄嗎?又有多少人能理解到并把握這種幽默的分寸?

閱讀 7190
广西快三输的倾家荡产